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在<<讀者>>中看了元行欽的一篇文章<<美國救貓記>>,故事述美國某大國一位文明系女學生的貓因捕捉松鼠而跳了出去窗外大樹最高的枝頭,以致下不了樹。一個震撼了整所大學的電郵鏈正式開始,由於當地警察和消防員都不受理此案,一班大學生施展混身解數,嘗試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救貓。經過長達20小時的電郵討論後,一位打掃大嬸用一枝帶盒子的長掃帚安全地把小貓救了下來。

我們的香港,也總會被種種不完美的制度控制著,我們的學生當然也不甘示弱,不同的庄會都積極的在發聲,結果出現一班又一班熱血學生為救貓般「重要」的事討論得如火如荼,不在話下的也會花上二、三十個小時。

回到救貓的故事,由於公營機構都不受理,貓主找了間私營企業來救愛貓,但報價一上竟然要1200美元。這1200美元帶來了一場激烈的爭論,經濟學系的在盤自如何賺取這筆錢,社會學系的在秤用這筆錢救貓是否合乎效益,哲學系的在思考人權和貓權。

無論是香港還是文章中的大學生,都真夠專業。

在柬埔寨的吳哥窟範圍裡,隱藏著一個比暹粒市(Siem Reap)走慢了20年的小村落。村落裡有一所住了20多個孩子的孤兒所,他們天天上課、吃飯、玩耍,並住在一起;間中有時間他們會到附近的吳哥窟寺廟逛逛(柬埔寨國民進入是吳哥堀不用付入場費的)。

機緣巧合地在逛吳哥窟時碰到這所孤兒所的一位義工和孩子,被邀請到他們的學校參觀。第二天我們一下Tuk Tuk(電單車的士)後,義工Rhany和孩子Rachana走過來擁抱著我,說:”I miss you so much.”,當天的天氣再熱也不及這股親切的暖流熱。這孤兒所由一位年輕男子Un Sophean和另外4位義工老師打理,住了24個孩子,年紀由6歲至16歲不等。全孤兒所有一個辦公室、兩間班房、一間睡房和一條有兩個灶頭的冷巷,平日的煮食和用餐都會在這條冷巷裡。

在吳哥窟碰到他們,也因此展開孤兒所探訪之旅

孤兒所的主管Sophean 20多歲,是位年輕的學士畢業生。他面上帶了幾條皺紋,聲線平和,但每次談起哪班孩子們的事都會激動起來活像個大孩子;是個滿腔熱血的人。你會驚訝這位年紀輕輕的小子竟然是帶領這孤兒所的領袖。孤兒所直至目前為止也沒有任何穩定收益,每個月孩子有沒有飯吃也要看天,就看看有沒有剛巧遇上的陌生人肯留下幾個錢。「我腦子裡有很多想法,我不斷的想,不斷的杙我可以作甚麼。」就是這份不斷的追求,我確切地相信Sophean帶領著這孤兒所曾建造過不少快樂的痕跡。

孤兒所有兩間班房,一大一小。非常簡陋,是用蕉葉鋪得滿滿的兩間木屋。(這種蕉業多用在農村的房子,也會用在雞棚、豬棚等等。)蕉葉背後釘著一塊塊的木板,這些木板都是偷偷釘上去的。由於這學校位於吳哥窟範圍裡,跟據當地規定,任何人未經批淮,不得在此範圍內進行任何工程。附近的村民看著自己的房子已抵受不住年月的風霜也只能報以無奈,為了不讓孩子上課的班房塌下,Sophean只好在沒有人留意的時候,偷偷的釘上木板。這天釘兩塊、這天釘三塊、這天釘四塊。早年曾有好心人捐出一筆款項作加建圖書館,工程動工不久就被APSARA(當地吳哥窟的守衛)發現,翌日哪還未完成的圖書館就被移為平地。

圖1 : 班房裡貼了不少孩子們的畫作,Sophean當時正在跟我們上數學課。

圖2 : 即使替課室裝修,也要靜靜的,不能讓APSARA發現。外面看起來依然是蕉葉屋一間。

在Siem Reap這個急速發展中的城市,這孤兒所正努力地追趕節奏。Siem Reap的人平均18歲就會到社會工作,旅遊業的發展正旺盛,基本入職要求是大學學位,基本英語和電腦能力。學校的電腦只有三部,Sophean正努力從二手市場找電腦回來,希望能開電腦課。
現實雖艱難,但孩子們總有活在夢中的權利:

「我長大後要當個導遊。」12歲的Tonn BrohAB畫得一手好畫,十分害羞。我走進班房時他十分尊注的在畫畫。
「我長大後要當個藝術家。」12歲的Samady自信滿滿的,急不及待要打開他的畫簿給我看。

圖3 : 想當導遊的Tonn(右) 和想當藝術家的Samady (左)

「我長大後要當個警察。」9歲的Matt Mean還在牙牙學語,肩上的衣服快要跌膀,我現在想像著他將來穿上警察制服官官正正的模樣。

圖4 : 想當警察的Matt

「我長大後要當APSARA。」9歲的Tirth Tong說道時沾沾自喜,令人會心微笑。

圖5 : 想當APSARA的Tirth

「我長大後要當個廚師。」這位6歲的女孩在座位上跳躍,十分活潑。

圖6 : 我要當廚師!

「我要學好英文,將來想在一楝很大的建築物裡工作。」Sophean說這位10歲的小孩是全孤兒所最聰明的孩子,他叫Lym Chai Leng,10歲時被母親遺棄。Lym Chai Leng被發現時,他靠自己在街邊拾到的膠樽和鐡罐賣出去的錢維生,當時他只有9歲。被接到孤兒所後他十分努力讀書,一年間已經能以簡單英語跟我們溝通。他一拿起書本就會不停的讀,這種渴求知識的力量是我從未在港孩身上見過的。

圖7 : 我邀請Lym Cha Leng(右)畫出他將來想在甚麼樣子的建築物工作,Sophean(左)在旁邊細心地教他畫。

他們甚麼也沒有。一個背包,幾件衣裳和一本畫册就是他們的全部。這孤兒所的24個孩子全都睡在同一間房,只有兩張木板床。

圖8 : 24個孩子全睡在這裡。

每天他們會到辦公室旁的一條小冷巷吃飯,孤兒所今月的錢已經所剩無幾,只好光吃白飯和蔬菜。但他們十分快樂,「他們不需要玩具,只是在沙地上畫個四方形,他們已經可以玩上一整天。」他們活得簡單,快樂。

圖9 :孩子們乖乖的在我吃飯。

在吃飯的哪條冷巷Sophean跟我們介紹他的妻子,她是孤兒所的大廚,照顧著這群孩子的一日三餐。這個時候,Sophean抱出他三歲大的女兒,跟我們說:「將來她大了我也要她在我的學校讀書。」

圖11 :離開孤兒所時,孩子們紛紛跳上樹採下鮮花送給我們,十分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