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1

現在住的小(大)房間只能住到十二月,早輪跟之後收留我的Danielle見了個面。她今年26,是我認識的第一位單親媽媽,她的兒子Seth今年兩歲,是澳洲荷蘭混血兒。

我倆其中一共通點是我們都愛邀客,當晚我到她家吃飯時有一位客人在Danielle家中留宿。一踏入門口已經聽到小男孩朋友的叫嚷聲,那客人正在幫Seth洗澡。Seth十分活潑,一點也不怕生保,像我每天上班在地鐵上見到的小孩一樣;如果不塞他們一塊Pretzel或是一把熊仔軟糖給他們,他們定會吵吵鬧鬧、腳踢踢的嚷著要跳出嬰兒車。(後來聽屋主分享說熊仔軟糖Gummi Bear的主成份Gelatin是由牛骨中提煉出來的)

呢位就係Seth啦!

Danielle是位素食者,當晚收工後大家一起在家中跟客人吃飯,牙未長齊的Seth在一旁吵吵嚷嚷的要爭飯吃,好不熱鬧。在香港時,父母都要工作,加上每晚下班不是七八點就是九十點,甚少機會跟家人在家吃飯。來柏林後其中一樣很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不同朋友的家中一起吃飯,我喜歡這種聚會空間,不像香港般麻煩,每次約人都要OpenRice一輪找地方,。

Daniele正在家中進行一大計,牆上的畫每一格都是她邀請她的朋友畫上去的。最後完成後Danielle會畫上白線把它們縫起。快要搬走的Dan是位自由人,四處旅遊並替不同的NGO工作,叫我和Danielle都十分羨慕。

見過我畫畫的一看就認出我的畫了,我一邊畫時想著要延續上面的太陽。後來才發現那太陽是將要搬走的Dan畫的,是有趣的延續。

當晚一家四口吃飯時Seth一邊在旁吵吵鬧鬧,熱鬧得很。我猜想向來不愛留在家的我之後應該會很喜歡留在家中了。

Advertisements

在星期四天都快黑齊的下午四時,老闆突然交來一份好玩但頭痛的工作:”Play with these bottles. Play with the light. Have fun! “眼前是一大堆空的香檳樽,翌曰下午前要交出一張照片放進12年Berlin Pop-Up Restuarant的雜誌。

在無任何工具,甚至連燈泡也不個的情況下,我們把Studio儲物室裡所有的東西都找出來,看看有沒有有用的東西。左試右試還是不太滿意,突然想起倒不如用鐵線把香檳樽紥在一起。由於Studio沒有鐵線,翌曰早上要去買。

翌曰一朝早去了Studio附近的Baumarkt找鐵線。(老闆說的「附近」以柏林的比例計算是有三個地鐵站的距離)Self Home Furnishing對歐洲人而言十分平常,所以在柏林會看見Bauhaus和Baumarkt這類店,專賣各種Home Furnishing的工具和材料。我哪天早上到的Baumarkt有三個貨倉般大,一邊是Gardening,另一邊是Home Furnishing。我把三個貨倉都走完了,再用我的爛德文問店員Draht(德文鐵線的意思),找了好幾篇也只找到1.0mm直徑的鐵線,這種幼得用手指尾也能屈的鐵線跟我要找的相差得遠。

從前在香港造過的一些鐵線樹,用上的幾乎是直徑2-3mm的鐵線。這種重得要命的鐵線幾乎在每間五金鋪也能找到,我國的五金鋪是個神奇的空間,絕對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但面積跟德個的Bauhaus完全相反。Bauhaus的面積猶如一個商場,門口有指示牌告訴你貨品的分類,內裡空間分佈成一條條的線道,不同的貨品整整齊齊的陳列在架上。所有指示都非常清楚,我問店員鐵線放在哪裡的時候他眼角帶不屑的說:「Line 25」,好像在告訴我你為甚麼不看指示牌般。但我們的五金鋪,面積極細小,你未踏進去已經會被老闆叫停你問你要買甚麼。因為五金鋪很小,老闆會把所有東西左擠右擠,務求能放得下最多的貨品,店裡幾乎連站的位置也沒有。

記得09年在上海讀書時,在校舍附近有一間面積不大於10平方米的五金鋪,店子雖小,但我們班30人要買的東西幾乎都能在哪店找到。每次去到一告訴老闆你想找甚麼,他定必馬上從某個角落把你要的東西找出來。這種可是沒空間底下迫出來的民間智慧呢。

左試右試連Studio的雀也出動了

20111121 WordPress Blogs of the Day  – Top Post

正式踏入冬天,(柏林的冬天是由-4度開始計算),是開始沖熱飲的季節。在我出發到德國前,老媽子特意買了兩盒即沖姜糖放入行李箱;本人寒底,經常要飲熱水「保暖」。我還未開始發冷,但老媽子的姜糖已經去了掉一半。

在正式轉冷前,我身邊已經有一半的德國朋友冷親傷風。每次身邊的朋友鼻水直流,我都會送上一包姜糖。他們都對這種從大陸來的即沖飲料極感興趣,並大讚姜對治傷風的藥效。我家屋主跟我分享在德國如患上普通的傷風感冒,醫生是一般不會開藥的。他們只會發你一張病假紙,讓你在家休息好幾天自然復元。他其中一位同事就因一場普通感冒而放了兩個星期的假。可能身邊的朋友都是工作狂,即使病了都不大理會,最多只是去藥房買成藥。

Studio這個星期除了我和那位只吃蜜糖的Designer外其他人都「中招」了。昨天其中一位設計師一整天邊畫衣服的紙樣邊鼻水直流,受不住這交嚮曲的我跑了到超市買了一塊辣姜。結果姜蜜成功打敗了德國熊仔軟糖成為Studio最受歡迎的黃昏小點。

 

信博編輯推介

上星期五下班後,其中一個Designer車了我們到2012年柏林Pop-Up Restaurant的場地,Alte Muenze。

當天其中一位Designer Itamar一整天都待在這裡拍片,他是位時裝設計師,是Dandy of the Grotesque的創辨人,是跟我合作最多的設計師。他十分喜愛電影,常參與短片拍攝,所以認識很多電影人。片裡的服裝也是從Itamar的studio拿來的。

這是他今次製作的Trailer,一套關於電影的電影。

在第六分鐘出現到處跑的就是在Studio常要爬到我身上親吻我的Giuliana,拍該幕時兩個Designers一人站在一角叫“Giuliana!” “Giuliana!”。整隊拍攝隊伍都是Itamar的朋友,他們都不是全職的電影人,但在片場裡各人都十分專業。有導演,打燈,煙幕,化妝等,我第一次到片場,所以十分興奮。導演一拍板,各人都肅靜起來,全場目光放在演員身上,唯獨Giuliana在片場外繼續跑跑跳跳。不這它也很識相,沒發出半點叫聲。

這套電影是為了Munich的Pop Up Restaurant其中一個投映而拍的,我們剛知到的時候都又驚訝又佩服。因為這拍這片可不是金錢或時間上的計較,完全是出於對興趣和工作的熱愛,「捽鏞」二字在這個時候正管用。長週末過後,星期二的早上在Studio的迷你放映會,全Studio的人都看得津津樂道,包括秘書姐姐。

看來2012柏林Pop Up應該會有更好玩的事情發生呢…

這星期是蜜月週,星期一放假,星期二返11放5,明天一於同秘書姐姐一起返11放3!

這兩天Studio像打仗般,因為慕尼黑的Pop Up Restaurant下星期就要「彈起」。由於我正在準備柏林來年一月的Pop Up Restaurant概念,所以在Studio熱烘烘的氣氛底下我有點像隔岸觀火。

Pop Up Restaurant,意即在任何可能的空間裡用最快捷和經濟的方法把該空間改頭換面,變成一間臨時餐廳。概念跟Pop Up Art香港彈起一樣,由無變有;但其實書本厚厚的紙張裡夾著大量的思考和心思。Pop Up Restaurants通常要用最少幾個月的時間去設計和規劃,但真正的入場建造時間都是一星期以內,餐廳出現兩至三個月後又會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踪。過程轉眼即逝,刺激程度不下於IDEA School

我們的Pop Up Restaurant 已經巡迴了歐洲好幾個城市,準備下星期「彈起」的Munich餐廳建在一條被廢棄的舊隧道底,負責統籌工程的同事時不遇到與現場道訊的麻煩。有機會接手柏林的Pop Up,並且能看著它誕生,我好是期待的。到一月它彈起時定要去吃一頓Fine Dining,「臨時餐廳」一詞好像略帶寒酸,但這所餐廳彈起的可是高級Fine Dining,由廚師到食物甚至餐牌的設計都有不同的專業人士設計,非常講究。

我一月就是要在柏林的這地方彈起餐廳了。 Photo Credit : www.alte-muenze-berlin.com

我一月就是要在柏林的這地方彈起餐廳了。 Photo Credit : http://www.alte-muenze-berlin.com

在慕尼黑的餐廳彈起前,昨天我們的兩位Designers就到了二手店搜羅了一大堆千奇百怪的東西回Studio,先來一個「Studio彈起」。Munich Pop Up的主題是<>,是一個玩味甚重的電影世界,所以Studio地上鋪滿了有趣的舊東西,如舊相機、模特兒玩偶的腿(用來裝在酒吧高椅上,造成一張張的「芭蕾舞者高椅」),甚至連假動物皮草也有。

彈起Studio!大箱小箱的東西今天將送到慕尼黑。

Designers今早臨出車前到Flea Market找到這個!70年代動畫的舊菲林!

Designers今早臨出車前到Flea Market找到這個!70年代動畫的舊菲林!

由於上星期的工作太瘋狂,老闆叫我們放一個長週末假期,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