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城市小智慧 @  Magaristo

馬德里地鐵站內你常會見到一個個像積木般寫着Bibliometro的店子。一開始以為是書店,之後朋友Jonathan告訴我原來那是馬德里政府起的一個迷你圖書館,讓市民可在搭地鐵時看書。Jonathan說他如此的一個小建築大大改變了他的生活。

馬德里面積甚大,地區分劃甚清晰,有佈滿名勝的市中心,豎立着四大高樓的名店商業區The Cuatro Torres Business Area (Cuatro Torres 即 four towers的意思),靜幽住宅區Carabanchel。之前跟一位朋友從他家到IKEA買家用品,駕車駕了足足個半小時才到逹。就看你的運氣與選擇,不幸運的話你可能要花上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公司。每天45分鐘的車程,一天就多了一個半小時的閲讀時間了。

就是這不夠10平方米的小盒子改變了人的習慣. Photo credits : coolboom

隱約記得香港地鐵的一個境象:車箱裡已經擠得再沒有站立的位置,在只剩下0.05平方米的情況下大家都繼續手持I Phone,而筆者也是其中之一。

<<保育>> @ Magaristo

葡萄牙早前推出一條新建築條例,所有面對大馬路的大廈外牆都不得拆毀或改建,目的是要保持城市的景觀面貌。發展商無被政策影響,繼續它們的腳步,整個城市在一塊塊古舊瓦仔面底下奏著一首首建築之歌。

為配合條例,整個城市出現了不少「空殼建築」。一邊在街上走你會見到一個個的鐵架行在大廈外牆,一個個窗戶被磚頭封起,這些都是承建商拆解條例的小花招。承建商會先把所有開口用磗密封,再圍繞大廈外牆在需施工的部份行上鐵架。與其說改建,不如說重建;外牆鐵架巧妙之處在於在拆毀室內牆壁和地板時你可以完全不理會現有結構,把內部空間任意改裝後才接駁起外牆。

步驟一:為確保改建內部格局時外牆的穩固性,所有的開口會先用磚封好

1755年在里斯本發生了一場大地震,這場大地震成了整個里斯本城建築與城市結構的分水嶺。在這場大地震中死了差不多四萬人,佔當時人口的五分一。死傷如此多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整個城市結構都以彎曲的窄街小路為主;加上里斯本地勢不平,由七個山丘組成,在地震時城裡的人幾乎無路可逃。地震後建的里斯本城因始加入大街與廣場的原素,讓城裡的人在地震再發生時有路可逃。

里斯本城結構 (地震後) Photo credits : Roz Hulse Ltd.

Alfama是里斯本中沒有被地震毀掉的舊區,坐在山上各間不同的小屋一層又一層,看起來很富味道;但其層次背後掩蓋的怒氣可不是我們能預測的。

Alfama,里斯本的舊區,地震前的里斯本城就是這樣建構出來的

除街道結構外,地震前後的建築也有鮮明的分別。早期的葡萄牙建築大受Azulejo彩繪瓷磚風格影響,在Alfama的大部分房屋都鋪上花磚,經過幾十年後它們已經殘缺不全了。

如此的舊建築實在迷人

看著這條建築新例,第一下會心中暗笑他們只留外殼的保育概念。但再細想這城對自已建築的那份固執,就像眼前破碎破離的花磚般一樣浪漫。

another story from africa, a piece of land that i wonder when can i step on.

when i am telling this to my friends, no one believe me.
“the moon in africa is in the form of a smile”
so i started searching it :

smiling moon in Mumbai, India
photo credit : Ravi Dixit

smiling moon in Bangkok, Thailand
photo credit : Martin Cooper

Amazing right?
and then i started realized how “urbanized” can a person grown up in Hong Kong be.

when summer is coming to Berlin, people all say green is coming,
at the same time it means insects are coming.
while i were trying to stop typing and press “publish”, a big big mosquito was flying in front of my screen .
I really hate mosquito, they are devil.

This mosquito is so big and healthy, jumping in front of my screen. Comparing to those I saw in Hong Kong, they are strong. He didn’t bite me, just flying in front of me and trying to show off how strong he is. Well…probably I am not organic enough so he is now going to take my blood.